营销策划微课堂海报

2021年微信小程序与支付宝小程序现状如何

阿里和腾讯四年前就开始了小程序之争,现在竞争逐渐明朗。

3月下旬,淘宝特别版计划开通微信小程序、,支持微信支付。4月初,闲鱼也向微信提交了小程序申请。根据信单统计(ID:乌鸡财经),目前已经开通或计划开通微信小程序的阿里商家有饿、淘宝特别版、闲鱼、盒麻吉、菜鸟裹、 Hellobike等。覆盖下沉市场的、二手和新鲜电商,以及、互联网旅游等板块。

阿里的很多商家争相进入微信小程序,给了腾讯一个难题。但这件事最尴尬的不是腾讯,而是支付宝小程序——“同袍”,和阿里一样,不可避免地通向外界。问题:“支付宝小程序的流量是否足以支撑阿里业务的发展?”

从饿了么的经历中,我们或许可以窥见一斑。

2017年1月,微信小程序上线,饿了第一批入驻。次年4月,阿里以95亿美元收购了饿了么,后者立即成为首批支付宝小程序之一。

高价收购阿里的核心目的是通过注入阿里流量使其成为王牌,从而帮助支付宝对抗美团,争夺万亿美元的本土生活市场。

张明(化名)曾经在公司的时候担任过管理职务。在接受Alphabet采访时表示,饿了么受限于内容生态的不足,面临着非常严重的新流量枯竭问题,在与美团大众点评的竞争中处于劣势。所以并入阿里后,整个公司都在期待通过引入流量来翻身。

但直到2020年4月,也就是收购完成两年后,阿里才开始向饿了么倾斜流量。

在张明看来,这可能是管理层对竞争格局的误判。“上层之前看到的是根据他们的KPI处理的以下数据。如果没有疫情的加速,他们也不会有这么明显的感知。”事实上,当时饥民的市场份额已经被压缩到30%以下。

此后,饿了么推送拿下了阿里APP的多个推广门户,包括支付宝小程序、淘宝APP的首推。饿的时候流量来源排名迅速变成APP、支付宝小程序、淘宝APP,最后变成微信小程序。

张明认为,微信小程序最初为饿了么贡献了大量流量,但阿里上台后,微信对饿了么社会裂变营销的限制越来越严格,用户打开小程序越来越困难,导致流量降低。相比之下,阿里的强势曝光给饥民带来更多流量。

阿里的财务报告证实了这一观点。2020年第二季度,45%饥不择食的新消费者来自支付宝,比上一季度的40%有所上升。

然而支付宝的流量只是一剂强心针:见效快,却没有让饥民恢复。

2020年三四季度,阿里财报没有继续披露饥饿时的新用户来源,也没有提及支付宝对饥饿的拉动作用。

收入方面,2020年第四季度,阿里以饿了么为主的本地生活服务收入为83.48亿元,同比增长10%,环比下降5.6%;同期,美团餐饮外卖业务收入215.4亿元,同比增长37%,环比增长4.1%。饥不择食,市场份额还在下降。

支付宝做小程序,比微信晚两年。

微信小程序2016年11月开始测试,两个月后上线;支付宝小程序于2017年9月公开测试,2018年8月正式上线。

在上线日,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荆先东向开发商承诺“支付宝小程序至少在未来三年内将是蚂蚁金服最重要的策略之一”,同时不会考虑短期KPI,将重点放在长期发展上。

相比微信小程序,支付宝小程序可以在第一时间接入阿里电商,注入庞大的用户和商家存量,用户数量迅速增加。

虽然没能帮助到饥民,但是从产品本身来看支付宝小程序的性能并不差。

截至2019年9月,支付宝已经推出了100多万个小程序,MAU(月活跃用户)从1.2亿增加到5亿。2020年7月,支付宝小程序200万,MAUs 6亿多。同期微信小程序的MAU从7.46亿左右增加到8.29亿。

虽然还是落后,但支付宝小程序这两年差距迅速缩小,增速比竞争对手都快。考虑到平台规模差距——支付宝MAU约8亿、微信超过12亿,支付宝小程序的用户渗透率更好。

截至今年3月,微信小程序数量超过300万,支付宝小程序数量超过200万,基本覆盖了共同服务。

微信和支付宝小程序都专注于自己的基本盘。

前者的头像应用主要包括腾讯的王者荣耀、腾讯视频、 QQ音乐等音视频游戏,以及美团0x 1775 Aauto fast0x 1775 JD.COM0x 1775拼多多等第三方平台,与腾讯关系密切。后者主要推阿里电商,优酷、 Hello Bicycle、高德地图等阿里卫士。

尽管未能左右战局,但小程序在支付宝的愿景中仍占据重要地位。

2020年3月,蚂蚁集团宣布把支付宝从金融支付平台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CEO胡晓明做了30分钟演讲,近一半时间在讲小程序。他宣布支付宝APP应用中心正式全面开放,让更多第三方小程序也能进入首页“黄金C位”。

时至今日,胡晓明已经挂印而去,小程序的地位并未改变。蚂蚁集团管理层人士近期向字母榜,小程序肯定是公司发展的重点。

按照互联网黑话,蚂蚁要做数字生活开放平台,支付宝小程序仍是关键“抓手”。

与三年前相比,今天的支付宝小程序更加成熟,在商户和用户端都有了许多沉淀,但它归根结底只是一款工具,能够提升交易效率,却无法通过自身的量变,给整个支付宝带来质变。

最大难题是,支付宝很难围绕小程序构建富有活力的内容生态和用户社区,所谓数字生活开放平台仍是工具类APP的大合集。

为了给小程序增添内容属性,支付宝已经很努力。

例如,它在“我的小程序”底部导航栏加入“发现” 按钮,子页面设有话题专区,并以双列瀑布流展示小程序商家的短视频和图文内容。

但是,这些内容的效果并不理想。对比荣耀发起的一个话题讨论,只有一个用户发帖,话题浏览量少于800次;看租车这个话题,只有500多人浏览,帖子数为0。

如此惨淡的数据显然与支付宝数亿活跃用户不匹配,难以吸引创作者持续贡献内容。社区氛围起不来了,网络效应也形成不了,无法吸引平台外的新流量。

但是阿里现在最想要的是外部流量。

2020年第一季度至第四季度,阿里手机月活跃用户分别为8.46亿、 8.74万、 8.81万和9.02亿,呈现出见顶迹象。同期,拼多多月活跃用户分别为4.87亿、 5.7万、 6.43万和7.2亿,明显快于阿里。

此外,2020年,活跃买家数量将达到7.884亿,比阿里巴巴高出940万。国内电商用户规模最大的平台首次换主。

尽管其自身增长乏力,但其竞争对手却在快速前进。阿里要想不掉队,就必须尽快挖掘尚未到达的平台的外部流量。是攻击品拼多多微信生态系统最高效的方式。

去年,Boxma、菜鸟先后开通微信小程序,开展社区团购和快递业务。或许是尝到了甜头,近期淘宝专版、闲鱼也紧随其后,试图通过小程序切入,吸纳微信社交流量。

至于支付宝小程序,一直无法解决阿里电商对于新流量的渴望。、成了阿里的重点老师,却扮演了“工具人”的角色。阿里电商作为整个阵营的基础盘,已经不能再等支付宝小程序三年了,需要寻找替代品。毕竟活着比面子重要。

这是阿里付出接入微信的代价,让家人“接手”微信的关键原因。也反映出为什么支付宝每月活跃用户超过8亿,仅次于微信,但其价值却不得不被质疑。

在井贤东承诺的三年战略成长期结束时,支付宝小程序依然受到蚂蚁集团的重视,其作为效率工具的意义从未被略微降低;但在阿里争取新流量、抵抗拼多多进攻的战役中,其战略价值仍然有限且模糊。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来自网络整理,本人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xcehua@126.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