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一次的腾讯限时打折特卖?速来围观大佬吃肉

昨夜可能是所有腾讯小股东辗转反侧的一晚。昨天收盘后,跨国互联网与媒体集团Naspers旗下投资公司Prosus宣布,将出售腾讯2%股份,持股比例从30.9%下降至28.9%,按4月7日腾讯的收盘价629.5港元计算,该笔股份的价值约1208亿港元,约合1015亿元人民币。

从今天的盘面看,市场已经基本消化了这一消息,腾讯低开2.46%后快速反弹,收盘时跌幅收窄至1.51%,全天成交量1487亿,几乎相当于过去一年日均成交量的9倍,资金承接力惊人,显示出接盘资金对后市的坚定看好。

Naspers(南非报业)在2001年以3200万美元投资腾讯,如今这笔投资价值1.87万亿港元,大涨7200倍,堪称人类历史“最伟大”的投资之一。

众人皆津津乐道于南非大股东20年“躺赢”的疯狂收益数字,却忽视了,这个投资史上的奇迹,本就是腾讯和其共同完成的,投资人的眼光与定力、投资标的的自我更迭与发展,互相成就,缺一不可。

不愿让投资人亏钱的小马哥

小马哥无疑是个优秀的产品经理,但在为公司融资时,实诚、不会画饼的他一开始并不顺利。

1999年,深圳政府搭台引入高交会,小马哥拿着修改了6个版本、20多页的商业计划书跑遍高交会馆,当起QQ的推销员,终于引起了IDG和盈科的重视,两家公司一共给腾讯注入220万美元,成为腾讯创办后获得的首笔风投。

《腾讯传》中记载了这样一个细节,IDG的投资人王树一边翻着商业计划书,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小马哥:“你怎么看你们公司的未来?”腰伤发作,病恹恹的小马哥沉默了好一会儿,说:“我也不知道。”曾李青(腾讯五虎之一)在一旁脸色大变,老板真的不会说话。就算不知道,也要信口胡吹一下啊。

很多年后,王树回忆说,正是小马哥的这个回答,让他对其另眼相看:“我由此判断,这是一个很实在的领导者,值得信赖和合作。”

耿直的小马哥在浮夸的投资圈可谓一股清流。事实证明,IDG和盈科没有看错人。获得投资后,小马哥非常努力,因为不想让投资人亏钱。大家都知道风险投资肯定是有很多亏钱的项目,但出于很强的荣誉感,小马哥执着地认为,投资方在别的项目上亏钱他管不着,但一定别亏在自己头上,不想给人当反面案例。

结果,这笔投资刚到位没多久,就遇到了2000年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大潮,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资本市场对于互联网公司可以说是谈之色变。这个时候,盈科和IDG也都萌生退意,希望尽快找到接盘侠。

小马哥四处出击,拜访了当时互联网圈最红火的门户老大哥搜狐、新浪等,也找过软硬件企业金蝶、联想……但他们无一愿意出钱投资腾讯。虽然当时腾讯QQ的用户量已经突破1亿人,但没有见到盈利和现金流,大部分投资人都不敢下注。

MIH(就是如今Prosus的子公司)就是这个时候找上门的。

2001年1月,一位美国人突然出现在赛格科技创业园的腾讯办公室里,他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自我介绍说叫网大为,是南非MIH中国业务部的副总裁。这是马化腾第一次听到MIH这个名字。当时在中国,了解MIH的人不超过100人。

这是一家总部在南非的投资集团公司,是南非最大的付费电视运营商,多年在新兴国家投资新媒体,自称是“全球前五位的媒体投资集团之一”。

而网大为看好腾讯的理由非常简单:他发现,在中国,几乎所有的网吧桌面都挂着OICQ(QQ的前身),在接触几家想接受MIH投资的公司总经理后,发现他们名片上同样都印着OICQ号码。

他在直觉的引导下找到了赛格科技创业园东栋四层的腾讯公司。而小马哥再次展现了他对投资人的真诚,马化腾坐在电脑前,让网大为看QQ的用户增长曲线,告诉他,每天的新增注册用户约有50万人,相当于欧洲一个城市的人口。

最终,2001年腾讯最困难的时候,MIH砸下1968万美元,从IDG和盈科两大股东手中接下了腾讯32.8%的股份,为QQ的发展注入了生死攸关的输血资金。对于当时的盈科和IDG,也是一笔增值11倍的投资,谁会想到,这只是起飞前的一马平川呢。

而对于这些在公司不同时期施以援手的投资人,小马哥一直心存感恩,他说,不同阶段需要不同类型投资者,对于这些投资者,他都很感激。干好腾讯这份事业,就是他对投资人最好的回报。

17年安静如鸡的大股东

普通二级市场投资人常常感慨,守股如守寡。据说,账户最牛逼的一拨人,要么是死了,要么是忘记账户了,要么是坐牢了。持股之难,可见一斑。而MIH从2001年入场持有腾讯股票,一拿就是17年,2018年才因为资金问题第一次减持,这次是20年来的第二次减持。本次交易后,Prosus也承诺未来三年内不会再继续减持。如果未来继续按照这个减持节奏,估计卖完还需要50年。

难怪小马哥曾在一个论坛上表态,说南非大股东是17年如一日地支持腾讯。“腾讯大股东前几天才卖一点点,还立刻承诺三年不会再卖。这样的股东很难找。”

这不是价值投资,这简直是信仰投资。这个投资奇迹的最根本原因是南非大股东在20年前押中了20年后的中国,押中了20年后中国的互联网行业,赚到了中国崛起的红利。

如今,Naspers持有的腾讯股票价值已经远超公司市值本身。其2019年分拆出来上市的Prosus ,最有价值的资产就是腾讯的投资。Prosus在拉丁语的意思是“向前”,当年的Naspers的慧眼投资和长期持有不仅给这家南非科技传媒集团带来收益,也更向前一步,通过拆分上市,催生了欧洲最大的消费互联网企业。

近年来,Prosus在全球新兴市场进行多产业的布局,持续向电商、食品配送、远程教育等领域投资数十亿美元,旗下的外卖业务在营收为7.51亿美元的情况下亏损了6.24亿美元。

这也是Prosus忍痛减持腾讯股份的原因:急需补充现金流,为其他业务和部门的持续增长提供资金。

而Prosus的规律减持也充分说明,他们无意控制和插手腾讯经营,而是安心做财务投资,最终获得了巨额回报,这是投资领域对千里马和伯乐的最好诠释。

这些年里,为了消除腾讯管理层的疑虑,MIH还将所有的投票权都委托给了马化腾,只当个安静的大股东。 要知道,直到2018年7月小米集团-W(01810·HK)上市之前,港交所并没有“同股不同权”的规定。如果MIH执意要在董事会行使投票权,腾讯这些年来的多次成功转型未必会那么顺畅。 当然,拿到MIH投资的 马化腾也没有辜负大股东的期望,他带领管理团队,一步步地把腾讯做成了市值高达6万亿港币的互联网龙头。

作为一家在减持上颇有节操的外资股东,Prosus也并不追求控股股东的地位,根据腾讯最新公告,大股东Prosus本次减持交易后对腾讯的持股将从30.9%降至28.9%。根据联交所30%控股红线规定,Prosus已经不再是腾讯控股股东,但依然是第一大股东。

不负小股东的最“稳”公司

如果说南非大股东和腾讯之间是互相成就的故事,那么腾讯和小股东之间的关键词就是“不辜负”,投资界公认,腾讯对小股东非常友好和厚待,只要你有耐心,每一个小股东都有机会分享这个时代红利。

从2004年IPO至今,17年间,腾讯股价涨幅已经超过700倍,被港股股民称为“股王”。如果不考虑最近几个月的股价波动,在过去17年里,任何时间以任何价格购买腾讯股票并持有,都是赚钱的。

风投女王徐新去年11月发了一条朋友圈,说2004年买的腾讯股票,16年一股没卖,现在赚了500多倍!她还说,每当有疑虑的时候,就看看小马哥的发言,听听小龙的演讲,于是就踏实了。

著名投资人但斌也曾发文感叹:马化腾更为厚道,他说,如果马化腾私心重一点也可以找借口把一些极具潜力的项目,例如支付甚至微信,变戏法一样归于自己的团队,但腾讯所有的“宝贝”都在公司里,并为信任他的股东创造了巨大的价值和财富。

可见,小马哥的真诚和实在,不仅体现了“嘴笨”上,做企业同样也是不求捷径不会耍花招,这种基因已经深深印刻在企业运营中。

“正直、进取、协作、创造”是腾讯的价值观,正直放在第一位,这不仅是小马哥对员工的要求,同样也是对自己的要求。小马哥在一次采访时表示,曾经发誓不会让投资者失望,要尽全力去做好公司。他说,不会去玩财技那一套,不愿意把公司拆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让投资人看不懂看不清,而是选择把所有的业务都放在一个地方,把身家性命都放在一起(给投资人看)。

去年在给腾讯内部出品的三观一书写序时,小马哥也写到:在我们的价值观里,正直是最基本的。正直是规则和底线。

腾讯市值能翻那么多倍,与腾讯稳健和脚踏实地的发展思路不无关系。在2017年两会期间马化腾答记者问的时候讲,“金融方面,我觉得腾讯通常用稳健的一个思路去看。”不只是金融,结合腾讯的发展历史和成就来看,腾讯整体的发展趋势,就是一个字,稳。无怪乎今天很多人已经视其为中国互联网价值投资的锚,是做多中国的核心资产之一。

其实对于普通人而言,投资并没有那么难,逻辑也并非那么复杂。你只需要找一只有前景的公司,并且在相对低点买入他的股票,并且忘记有这笔投资,十年之后或者更久,你就会发现,你的收益率可能不会比股神低。

会传染的“长情基因”?

如今,投资已经是腾讯重要的业务板块。腾讯投资专注于全球范围内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相关领域投资,已经覆盖全球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通过投资,几乎再造了一个腾讯,“通过投资与一个比腾讯更大的生态建立了关系,这是让我们觉得非常令人振奋的一件事情。”公司曾经这样表态。

有趣的是,腾讯的投资风格像极了这个大股东。两个鲜明的特征:爱给初创期企业雪中送炭,买定离手,不干预企业经营。

以蔚来为例,2019年是李斌的至暗时刻。为了续命,李斌四处找钱,但多次碰壁,一些政府产业资金方都认为这个项目“风险过大”而停止洽谈。2019年9月份,腾讯入场了,蔚来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换债中,腾讯认购了一半,帮助蔚来回血。

数据显示,腾讯的连续注资几乎贯穿了蔚来整个创业过程。在IPO之前的5轮融资中,腾讯至少有3次参与投资,并在10亿美元D轮融资中领投。

实际上,不仅仅是对蔚来,腾讯持续看好并不断买入的龙头互联网企业还有很多,例如京东、美团、斗鱼、拼多多、B站等等。腾讯对他们的投资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买定不离手”,看好一个赛道,一家企业,坚定跟随到底。至于腾讯究竟赚了多少钱?在它退出套现之前,都只是账面收益。要知道,自从腾讯投资京东以来,还一股都没有卖过;快手也是如此。

经历过2000年前后处处碰壁的融资和无处诉说的辛酸,腾讯创始团队可能比一般企业投资更能体会到,每家公司都有艰难时刻,如果没有资本的强力进入,创新可能会被扼杀在萌芽期,错过时代红利。

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在腾讯投资年会上表示,投资是腾讯集团的核心战略之一,在市场环境困难时,腾讯会做雪中送炭的人,陪伴创业者渡过难关。

最后奉送一个彩蛋,大家还记得MIH投资腾讯项目的负责人、能说一口流利中文的美国人王大为吗?他也在2001年加入腾讯, 成为腾讯管理团队的第六名成员,如今他担任腾讯首席探索官,被赋予了“雷达”的角色——帮助腾讯探索尚未涉足的技术领域,发现潜在的投资对象,寻找下一个“腾讯”。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来自网络整理,本人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xcehua@126.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