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法重罚阿里巴巴等巨头,马云刘强东等大佬身价暴跌数千亿

垄断就是我们常说的独占,通俗的说就是在行业里有且只有一家或者某一家处于行业绝对霸权地位,进而在操纵上下游,享受特有的经济价值。

我国的市场经济形态是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目前依然在市场中存在着依靠政策保护而垄断的经济形态,比如通信、烟草、电力及铁路等诸多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行业。

改革开放之后的四十多年间国内市场飞速发展。尤其是2000年以后,我国的人口红利发挥的淋漓尽致,各行各业迅速走上快车道。尤其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涌现了阿里巴巴、腾讯、美团、小米等一大批巨头。在各行各业独占鳌头,风头无量。

伴随着发展的也有各种异议,比如电商法,比如二选一垄断,比如金融和科技的性质……从诞生就伴随着异议发展的互联网终于在2020年底开始直面市场监管,这迟来的监管终于亮剑,剑指阿里巴巴京东电商,剑指美团本地生活,剑指丰巢快递柜……

有一种病叫”一切都是阿里巴巴腾讯病”,说的是在中国生活离不开阿里巴巴和腾讯;有一种俗语叫”在中国做生意,离不开阿里巴巴和腾讯”,说的是创业者最终的归宿就是被阿里巴巴和腾讯纳入麾下。

迟来的监管终于来了,亿万创业者期待的不是针对性的监管,而是期待保护市场公平竞争,提高经济运行效率,维护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通俗的说就是反对巨头依靠行业地位和资金大肆打压,形成恶性不良竞争和寡头优势。

· 中国反垄断法立法过程

200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草案)》通过国务院常务会议。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由人大常务委员会审议通过,自2008年8月1日起施行。2020年1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就《反垄断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与”旧法”相比,《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首次拟将互联网新业态列入,并大幅提升处罚标准。

难产了十几年近二十年的反垄断法,一直在面临着市场和行政的双重考验。服务国家经济安全为最高优先级,国际惯例如何并轨,行政垄断如何监管,以及互联网等新业态如何纳入监管。

· 国内反垄断案例

在稳定中变化发展的反垄断法,前后剑指国内数百起垄断案,并在2020年剑指阿里巴巴京东美团等行业巨头,掀起了一番无声的商战。

在反垄断法实施的十二年时间里,先后有数百起反垄断案件,涉及国内外企业数百家。最为大家所熟知的莫过于2008年可口可乐并购汇源案,这也是《反垄断法》实施以来首个未获通过案例。

2008年9月3日港股上市公司汇源集团发布公告称,可口可乐报价179亿港元(约合23亿美元),将以现金方式收购该公司。并购消息一出便受到网民及专家的一致声讨。2010年3月18日商务部正式宣布,根据中国反垄断法禁止可口可乐收购汇源。

就商业而言,这绝对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可口可乐以每股12.2港元总价约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所有股份,该收购价格较前一个交易日溢价195%。对朱新礼和当时的汇源来说,都是最好的归宿,现金全额而出,可谓功成利得。当时有一场著名的问卷调查:55万名网民中,有80%反对这次收购,六成网友不看好汇源被可口可乐收购的前景。全国上下近3亿的网民顿时成了汇源果汁的精神股东,保卫汇源的呼声四起。

就商业和民意出发,最后商务部禁止该收购案。这也是反垄断法推出后的第一次落地敲锤。这次反垄断法的落地,也正式开启了中国的反垄断之路。在其后的十一年中,国内巨头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及联通等先后被反垄断调查,反垄断正式被提上国内商业议程。当然,也先后有国际巨头三星、奔驰、大众、高通等跨国公司收到反垄断调查和处罚。

· 反垄断剑指互联网巨头

监管部门此前曾说”重点要解决在执法实践中遇到的最迫切问题”,2020年反垄断法修改案首次将互联网新业态纳入监管,并大幅提升处罚标准。2020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后,互联网平台企业反垄断调查迅速成为社会关注热点。

2020年12月14日,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丰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阅文集团(腾讯全资子公司)分别因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被处罚。

2020年12月2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美团外卖杀熟

2020年12月28日,据报道,美团遭遇反垄断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立案审理。

2020年12月3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消息,因电商价格等问题,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京东、天猫、唯品会进行了调查,并作出处罚决定,对上述三家企业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的行政处罚。

消息当天,阿里巴巴市值蒸发近7000亿元,美团市值蒸发近3000亿元,京东市值暴跌近千亿元…合计市值暴跌近万亿。

这不是变天,更不是针对性执法,而是消费者权益归位。

选择哪家平台和供应商以及用何种方式支付本身是消费者应有权益,却被大平台以商业保护和平台内卷而忽视,直接根据自身利益需求而隐蔽甚至诱导,给行业带来竞争加剧。同时,互联网平台巨头利用自身流量和资金优势,疯狂构建所谓竞争护城河,在市场上排挤异己,在资金上靠投资垄断或专营,给创业者带来了巨大压力。

淘宝京东商家二选一,滥用市场地位支配独占;美团外卖饿了么,各种商家独家服务,进而收取高佣金等;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二者更是赤裸裸竞争,你上春晚,我就活动;美团外卖赤裸裸的杀熟行为,更是利用平台霸权和消费者心理,谋取商业利益……太多太多的选择和无视,不是对商业的尊敬,而是赤裸裸的侵犯和践踏。

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风声鹤唳,中国经历了草莽的20年发展,需要遏制的有太多,需要规范的更是太多太多。反垄断法的这把利剑,我们期待不是说说,更不是做做样子,而是切实的落到实处,真正起到保护公正,维护权益的价值。

· 大国崛起从中国创新做起

巨头利用平台流量优势和资金优势,疯狂的所谓护城河,其实是商业霸权。从阿里巴巴支持饿了么腾讯支持美团外卖,再到阿里支持快的腾讯支持滴滴,再到阿里巴巴有淘宝天猫腾讯支持京东拼多多,再到阿里支持十荟团腾讯京东联手兴盛优选…..这一切的一切,我们丝毫看不到监管,更看不到巨头流露出的商业敬畏。

这就是巨头的商业逻辑:自己做的起来自己做,自己做不起来就投资,看到巨大机会就投资加并购。

2020年的我们面临了太多国际非议,我们期待未来能听到更多的中国创新和中国智造,而不是中国制造和中国模式。

呼吁市场化竞争和商业敬畏的同时,我们也期待迟到的监管不再迟到,在亮剑处亮剑。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来自网络整理,本人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yxcehua@126.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